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小麦爱读书

 
 
 

日志

 
 

夜深灯火上樊楼  

2009-11-28 17:06:2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明朝冯梦龙的《醒世恒言》里有一篇《闹樊楼多情周胜仙》,格局与许多中国古代传统故事一样,有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和一个相比而言黯然失色的无趣男子,女子是18岁的周胜仙,男子是19岁的范二郎,茶坊相遇,两人互相爱慕,引出一场要生要死的爱情悲剧。一出场,范二郎这样介绍自己:“我哥哥是樊楼开酒店的,唤做范大郎,我便唤作范二郎。”介绍自己非得先说哥哥,而且特地要强调是“樊楼开酒店”的,可见樊楼人人都知道,这样的介绍更让人容易记住。要说真实的樊楼,是北宋时汴京最豪华的酒楼,十分气派,开这样酒楼的人自然财大气粗。可是故事后面,周胜仙的父亲嫌弃范家是开小酒楼的,没钱没地位,不应允这门婚事,把一心要嫁的女儿活活气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再看《闹樊楼多情周胜仙》里对樊楼的介绍“东京金明池边,有座酒楼,唤做樊楼”,与历史记载中处于“里城东面”的樊楼南辕北辙。看来,冯梦龙不过是在小说创作中随手拈取一个耳熟能详的名称罢了,这姓范的兄弟开的估计的范楼,不是樊楼。

真正的樊楼原名白矾楼,原先是商贩销售白矾的地方,后来改成酒楼,取名“樊楼”,究竟是店主姓樊,还是谐“矾”的音,现在已找不到确凿证据。到后来这家酒楼又更名为丰乐楼。关于樊楼气象的记载则很多,《东京梦华录》、《能改斋漫录》、《宣和遗事》等记录宋代社会生活的书中都有关于樊楼的文字,《东京梦华录》卷二《酒楼》记载:“宣和间,(樊楼)更修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当时的三层楼,不啻于现在的高楼大厦,在普遍只有两层楼的酒楼里已经高出一个档次,加上建筑华美,一到夜间就张灯彩结,更是一般酒楼所不可比拟。樊楼刚开张时,竟然赠送顾客以“金旗”,十分豪气。元宵节的时候,樊楼顶上每道瓦楞间都放置一盏宝莲灯,成为汴京元宵一景。樊楼占足了地利之便,在西楼上可以看到御花园,这开始成为一个极大卖点,后来因为官府规定在西楼禁止远眺,更有传说中宋徽宗与李师师相会的地方就在樊楼西楼,这下一般客人别说不能远眺,恐怕上都不能上去了。

樊楼有好酒,是自产自销的“眉寿”、“旨和”,除了本店销售,还有数千家“脚店”每天在这里“取酒沽卖”,也就是到这里来进货,可见其受欢迎程度。

有好酒,还有好酒器,明人编定宋话本《俞仲举题诗遇上皇》中,俞良到丰乐楼(也就是更名后的樊楼)装作等人,酒保“便将酒缸、酒提、匙、箸、碟,放在面前,尽是银器”,光是这一桌银器恐怕就值百余两。

光有好酒好菜仍然不足以让一座酒楼变成一个时代的缩影,樊楼里还有官宦文人们都喜欢的美人歌妓。说提樊楼不能不提到李师师,她便是樊楼首席、也是汴京首席名妓。据《宣和遗事》描述,当时李师师住在内西楼,此屋甚雅,珠帘秀额,红床锈被,四壁挂山水名画,绿绸窗帘,她红绸调筝与屋侧,青衣演舞于中庭……李师师的艳名吸引了宋徵宗赵佶,演出一段流传千古的风流韵事。清代陈维崧有一首《木兰花慢·汴梁城内有李师师巷经过感赋》“是东京旧迹,愁漠漠,雨丝丝。怅赵宋繁华,樊楼笑语,总被风吹。”也是吟咏这段艳事的。

《水浒传》里有两处提到樊楼,有两个情节便发生在樊楼,一处是第七回,陆谦为让高衙内得手林冲娘子,计赚林冲去樊楼吃酒,从此林冲的人生之路开始发生巨大变化;另一处是七十二回宋江元宵上东京,路过樊楼,“听得楼上笙簧聒耳,鼓乐喧天,灯火凝眸,游人如蚁”,便和柴进一起上楼,“取些酒食肴馔,也在楼上赏灯饮酒”,突然听见隔壁包厢一阵喧闹,过去一看,原来是九纹龙史进和没遮拦穆弘喝醉了正在口吐狂言。可见樊楼与当时人们的生活真是息息相关,描写市井生活,绕都绕不开樊楼,估计流行程度与70年代的“老莫”不相上下,而今天,因为可选择的地方太多,反而挑不出一家如此引人注目的名店呢。后来的一些文学作品里,干脆用“樊楼”来范指酒楼,一家酒店的名字成了一个行业的代名词,也许就像“吉普”由一个品牌变成一类车型的名称一样吧。

樊楼生意太好,带动了周边的人气。周围的小茶楼都干干净净,卖很贵的茶。宋代话本《汪信之一死救全家》,以善煮鱼羹而知名的宋五嫂,也“是汴京樊楼下住的”。清代黄任的《西湖杂诗》有云“鱼羹宋嫂六桥无,原是樊楼旧酒垆”。许多宋代话本都以樊楼作为故事发生的主要场景,有的写实,也有的只是借它的名字罢了,正像《闹樊楼多情周胜仙》。樊楼成了一个著名的社交场所,《齐东野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叫沈偕的吴兴阔少,到京师追求一个声价“甲于都下”的名妓,一天,他将她带上樊楼,对楼上上千酒客说你们随便喝,“极量尽欢”,我来买单。从白天喝到晚上,“尽为还所值而去”,从此他的名声传遍京师。樊楼在这则故事里也成了一个具有象征意味的标志:征服樊楼,就征服了京师。

樊楼热闹,自然少不得文人墨客。宣和状元黄彦辅曾在醉酒后题《望江南》词十首,咏樊楼明月,歌咏樊楼之月,被时人誉为“谪仙堕世”,名声大振。诗人、理学大师、朱熹的老师刘子翬年轻时也爱上樊楼,并留下吟咏樊楼的诗,是他的《汴京纪事》20首之第17:“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将名士少年飞扬的生活描写得十分尽意。

樊楼的命运也与宋代命运紧密相联。南渡之后,西湖边上又按旧京格式建起了宏伟的丰乐楼,延用的是北宋末期樊楼的名称。诗人刘克庄在他的诗作《即事十首》中就写道“吾生分裂后,不到旧京游。空作樊楼梦,安知在越楼。”贬斥“直把杭州做汴州”,又把丰乐作樊楼的南宋朝廷。宋末元初诗人方回的《次韵宾旸啼字犹字二首》也写道:“往年灯火醉樊楼,月落吹很小未肯。不惜黄金追胜事,肯回青眼顾时流。”表达是的与刘克庄相似的情绪。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