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小麦爱读书

 
 
 

日志

 
 

曾写过这么可爱的稿子  

2009-11-29 10:26:4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哗,真有趣啊,自己都快喜欢上自己笔下那个憨憨的胖男孩。

现在写不出了。如今的生活太繁杂,母性爆棚,相对而言童心便受到了极大的压抑,惆怅啊~~~~~

 

 

绰号麦兜的小明的完美生活

    文:麦小麦

                     1、小明成了麦兜

我的名字叫小明,就是小学课本里一用男孩举例就跑出来的——小明。

从出生到21岁,我都叫小明。

22岁那年,大家突然喜欢起一只叫麦兜的小猪,一天,一个女同学指着我惊叫:大家看小明像不像麦兜啊?

后来,大家就叫我麦兜了。

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叫小红。其实我是有点喜欢她的,从20岁那年就开始有点喜欢她。

不过呢,要毕业了,大家闹哄哄地,这个和那个谈恋爱,没谈一个星期,那个又和另一个那个谈了,我不喜欢这样闹哄哄地谈恋爱,所以我就不会把那一点点喜欢告诉小红,她也就一直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让她知道还是不想让她知道,反正到毕业她好像也不知道。

算了。

小红说我像麦兜,是有点道理的。我吃得很多,长很多肉,个子又不高,更惨的是耳朵还很大,就像麦兜的亲戚麦唛的两只招风耳。还有一点我也知道,他们觉得我像麦兜一样有点傻乎乎。

其实我并不傻,我自己知道的,顶多也就是有点笨手笨脚。

我只是懒得和人争,别人那么想,我也懒得去说清楚。

 

               2、快乐的20

20岁那年我过生日,请了班上的同学去江边冰室喝饮料。

冰室很小,东西也很少,来来去去就是红豆冰、绿豆汁、酸梅汤几样,不过我们还是喜欢去。

20岁生日是很大的事,每个人点了一杯饮料,我说,不如再点一杯。他们又点了。喝两杯饮料每个人的肚子里都有点哗啦啦地响。

第二杯饮料喝完,同学拿出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

生日蛋糕!

这么大!

大家凑钱买的!
我一直不知道!

我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吹蜡烛的时候我许了一个愿,让我以后能和小红在一起。他们说,是小红提议买个蛋糕带过来。从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小红。小红不漂亮,但是眼睛小小的像樱桃小丸子,很可爱;小红平时喜欢整蛊人,但是你看关键时刻她想得多周到。

切蛋糕的时候我的手一直抖,切得歪歪斜斜,还是小红帮我加工了一下,才弄成一块块装在盘子里。

蛋糕很甜,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甜的蛋糕。我把头埋在盘子里,不让眼泪掉出来。

我抬起头的时候,他们都看着我笑了,因为我的鼻尖上有白白的奶油。

小红尖叫一声,有人把奶油涂到她脸上了,她举着剩下的蛋糕还击。

每个人都举着蛋糕往别人身上抹,每个人都变成了大花脸。

最后,冰室老板板着脸要我们把桌子和墙弄干净才准走。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生日会。

 

                   3、找工作

要毕业了,要离开这些同学,我不太想,不过没有办法。

还要出去找工作。

这家报社是一个亲戚的朋友的邻居的男朋友介绍的,他们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管人家叫骆总,让我说是小陈介绍来的,小陈就是我的亲戚的朋友的邻居的男朋友,就这么多。

我给骆总打电话,他呵呵地笑,很像一个什么总的样子,他说,小陈啊,是我的小兄弟,他还好吧?我赶紧说还好还好,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还好不好。

两天后我去见骆总,我准时去的,他却让我在会客室里等了一个钟头,我看报纸,看着看着就打了个盹。骆总喊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流到嘴边的口水擦掉,揉揉眼睛进去。

骆总的办公室好大,比我们家客厅还大,比我们家客厅和卧室加起来还大。

骆总真像一个总,半秃了头,坐在大大的大班台后面。

他低头翻着我的简历,问我平时喜欢什么。

我说喜欢听音乐,看书,他又问听什么音乐,看什么书。

我说比约克的音乐和左小祖咒的音乐,村上春树的书和手冢治虫的书。

他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忽闪了一下,谁的音乐?村上春树我知道,还有个谁?

我说比约克是北欧女歌手,左小祖咒是地下摇滚的,现在到地上来了,手冢治虫是日本漫画家。

他又呵呵呵,说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关心的东西不一样喽!

然后问我会什么。

会什么?会吃会睡会发呆,这些肯定不能告诉他吧?我说,会写文章,拿过学校优秀奖(多希望是一等奖啊,可惜不是)。

然后我就出来了。

后来就接到了上班的通知。我想是小陈的面子大,不然他为什么要我?

 

                       4、上夜班,长胖了

我现在的身份是夜班实习编辑,工作就是上夜班。

这里的编辑分三种,一种不用上夜班,一种只上夜班,一种可以上夜班也可以不上夜班。我是传说中最惨的那种,天天上夜班。

夜班其实是从下午上起,四点到报社开会,七点开始做版,其实只要三个小时就做好了,但不能下班,要等,万一漏了消息就该死。一直等到两点,可以走了。如果有大事发生,等得会更久,比如打仗了、闹流行病了,要等到四点。

中间那么多个小时,可以看电视、看报纸、上网,不能走远,不能打牌。

实习编辑的意思就是打杂,谁都可以喊你做事,我坐在那里,会有人喊,小明帮我拿那什么过来;麦兜你来一下——我们班也有同学到这里工作,把麦兜这个外号带过来了。

我虽然不聪明,但是很勤快,谁喊我我就第一时间跑过去。如果拿错了东西就再跑一次。

我开始分不清大样和红样,因为红样上没有红色,而且比较大,而大样上却有红色,又比较小,别人让我拿红样,我就跑去拿了大样,别人让我拿大样,我又去拿了红样。

错了几次,一听大样红样我就会紧张,心里会念,是红样,大的、不红的是红样;或者,是大样,小的、有红色的是大样。后来就不大错了,不过要是心里没念还是会错。

夜班编辑身体都不太好,面有菜色,我以为上夜班会减肥,可是报社吃得比学校好,没人喊我的时候我会睡觉,一闭上眼睛就睡着,很香,一有人喊我又醒来,很清醒。下了班,他们说回家睡不着,我不会,倒在床上一下又睡着了,而且可以放心睡到下午两点。

这样下来,我吃得又好,每天睡觉的时间又比以前还多,所以只能长胖了。

我觉得当夜班实习编辑很好啊。

 

                    5、他们的蠢计划

大学同学约我吃晚饭,我去不了,因为晚饭时间我要上班,只能在办公室吃。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一个一个轮着和我说话,小红也在。

她工作不太如意,老板骚扰她,男生说要给那老板一点厉害瞧瞧,他们在策划,我参与不了,不能帮她。

原来上夜班还是有不好的地方,我心里很难受。

那天人家喊我做事,我跑得没有平时快。主任大姐说,麦兜今天怎么了?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耷拉着脸,什么也没说。

他们快散的时候又给我打电话,说计划想好了,却只能由我去执行,因为别人白天要上班。就是派个人等在小红办公室外,老板骚扰她的时候她悄悄拔这个人的电话,他就进去说是小红的三哥,让老板知道小红是有三个哥哥保护的。

他们这个计划好蠢啊,不过因为要我扮小红的三哥,我又很喜欢这个计划。

于是我的心情好起来了,坐在那里想事情,也不打盹了,别人喊的时候我跑得飞快。

主任大姐说,麦兜是不是接了女朋友的电话?一下又这么开心的样子?

我只管笑,并不说话。

 

                   6、……

明天我要少睡点觉去实行那个蠢计划了,不知小红喊我三哥是什么样的?

想到这里,我很开心。

我觉得我的生活很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