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小麦爱读书

 
 
 

日志

 
 

“爱读书会”第六次活动总结  

2010-01-20 11:24:00|  分类: 爱读书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 2010119日晚上7点-930

地点:南方周末会议室(感谢姚忆江先生,感谢我们景仰的南方周末,感谢为我们服务的帅哥)

主题书:《常识》、《我执》

主题:梁文道与马家辉两位香港知识分子

召集人:麦小麦

主持人:姚远东方

 

参加人员

嘉宾:蔡军健(南周时评版编辑,他表示愿意成为新人,大家举双手赞成,但还是希望下回补送见面礼)

新人:严飞(出版工作者,工科出生,学纳米材料的)

旧人(按桌面顺序,从门口开始,写错了不负责):姚忆江、刘琼雄、裴谕新、董薇、区碧茹、朱慧、张玥含、有时、陈举(七七)、小会、翁小筑、朱朱、 小麦、三川、木子、敏儿、姚远、姜中星、独狼

 

大家收到的礼物:

1、  主人姚忆江送每人一份最新的《南方周末》,还买了好多水果。

2、  刘琼雄同学补送上次的见面礼,一人一本他编的书《创意集市》,还有一叠他们设计的藏书票,非常漂亮。

3、  敏儿同学送每人一本她写的、小黑摄影的、小麦责编的《行走大埔》,里面粉多敏儿的香艳靓照,养眼怡神。大家得出结论,敏儿是大埔旅游代言人,以后我们到大埔只要报上敏儿的大名就可以横着走了。另外她还送上茂德公草堂制作的精美台历。

4、  小会同学的红酒。

5、  独狼同学的娘酒,他十分细心,还带了杯子。

6、新人严飞的见面礼,是新鲜香甜的草莓。

 

活动概要:

主持人姚远先朗读许子东写的《常识》书评,因事请假的某小丫同学的读后感。然后引导大家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常识》上。

姚远认为,《常识》像龙应台的《野火集》一样,是引导她开启公民意识的重要作品。公民意识对一个社会至关重要,比如广州现在到处修路,修路是好事,但为什么不顾交通状况各处同时开工?为什么不能错开进行?为什么没有事先征得老百姓同意?她十分不解及至愤怒,在网上四处寻求答案,也得到了一些答案。

刘琼雄认为,这也许就是中国的现状,中国人民应有的常识,要不要另外写一本《常识》,告诉人们你所应该知道的这个社会的常识。

嘉宾蔡军剑结合大家意见,深入分析了常识与社会的关系。举例,番禺垃圾焚烧事件及处理。

小麦提问多次采访梁文道的蔡军剑与朱慧:梁是否文如其人?没有得到蔡的答案,因为他认为这个问题问得太过笼统,只宜私下交流。

朱慧答,梁有一种真诚的教养,十分难得。举例,对略显特殊的听众倾听及真心回答。梁在采访中说他有轻度焦虑,甚至有手机幻听的现象。自言对家人有抱歉。

朱朱认为读《我执》十分惊讶,感觉有些分裂,因为两本书实在太不一样了,一个是理性的公众形象,一个是超感性的私人形象。(很多人认为这正是《我执》给人的惊喜)

董薇认为梁的形象有点像二道贩子,觉得他有点狡猾,想两面讨好,贩卖一些二手理念,很好地模糊了一些不同观念之间的界限。

李玲对董薇这种说法有些愤怒,认为梁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其实为他的理想做出了很大牺牲,这样看他非常不公平。

她认为番禺焚烧场事件的意外胜利给了很多人信心,知识分子以及民众的声音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玥含认为梁的《我执》有王小波之风,但笔力仍有巨大差距。

严飞认为最重要的是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要看这种选择是从欲望出发还是从责任出发。

七七觉得梁有一个不真实的公众形象,直到《我执》这个形象才变得亲近起来。

 

大家还有非常多的精彩发言,恕我听得入神忘了记笔记,鼓励大家以后都像董薇和小丫一样把自己的观点写出来。

 

小丫同学读后感及附言:

“读梁文道的《我执》、马家辉的《江湖有事》和一半的《爱恋无声》,得出八个字:如鲠在喉,如匪浣衣。前者是如鲠在喉,后者是如匪浣衣。对,我深深地感觉到看马家辉的书就如同一个小媳妇一样被坏人欺负了。看完《江湖有事》,我又去找了一点马家辉的访谈,果然更加印证了我对他的印象:一个平时犯点小坏,喝了酒以后才风趣得起来、与家人吵架会哭的多愁善感的男人。看书的时候我强烈地觉得他是同性恋,后来找到他在一段访谈里说:我是家里的独子,或许是因为在女人堆里长大的,所以就有点娘娘腔。到最后自己没有变成同性恋,我自己也很奇怪。哈哈,这不就是咱们第三次读书会讨论的童年阴影么?总之,《江湖有事》里,马家辉是用一种比较柔情的调调阐述了江湖也就是黑社会这个概念,跟以往的硬汉视角、飞女视角、古惑仔视角都有不同,属于开头很文艺,越看越好看、越看越MAN的类型。这一点,我觉得绝对是有点儿江湖体验的人才写得出。更值得一提的一点是,他还挺帅的,所以建议读书会里喜欢帅老男人、又不排斥一点点可爱型自恋的同志们可以对他研究一下。顺便推荐马家辉的《日月》,都说挺好看的。

推荐正在读的一本书:敏儿的《行走大埔》,个人认为确实是此类书中的战斗机了,并且可以边看边感受摄影师与作者之间的可疑暧昧氛围……最后顺祝俺们摄影师姜中星即将生日快乐,请各位董事不要开除我……”(答:我们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开除你???)

 

董薇的观点总结:

“会前我还告诉主持人,我申请不发言。因为我本来以为这次要谈论的人和书我都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后来讨论的气氛比较热烈,多位书友都从与梁文道的私交入手谈论他为人任何NICE,待人处事如何有涵养。眼看着我们的读书会就要变成歌颂会了,作为爱读书会的忠实书友,为了提升谈论的乐趣,我私下认为此时迫切需要一位反方,形势逼人啊!于是我义不容辞挺身而出,毅然唱起了反调。 

与其他书友相比,其实我谈论的梁文道并不是肉身意义上的梁文道,而是他作为一个电视工作者、几本书的作者而表现在大众面前的那个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或者可以理解为罗兰-巴尔特在文本意义上所指的“作者之死”。因此,我完全没有要冒犯梁文道本人的意思。

     既然谈到了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无意中这就触及到了政治体制方面的问题。在当前的信息环境形势之下,好像也算敏感话题。真无趣。 

什么是政治呢?在我看来,政治就是关于一部分人管理/控制/统治/压迫另一部分人的所有学问。比如,床第政治、性别政治、办公室政治、国际政治……。可以说,只要这个世界上有大于等于2个人的存在,政治就无处不在;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重要概念,是权力。(而谈论权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为了不跑题,这里暂不讨论。)

     与公共知识分子的职能相关,需要理解的一个前提概念是政治结构。最简洁直接而略显粗暴的理解方式就是二分法:管理/统治群体VS被管理/被统治群体。那么,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就是,你,或者其他任何人,必然属于其中一个群体——你可能在某个政治权力结构当中处于分母的地位,而在另一个结构当中,你处于分子的地位。当然,这些结构在现实当中有着相当复杂多样的变体形式,有些变体会具有一些蒙蔽色彩。但是无论如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二分的政治结构几乎是绝对存在、无法推翻的。 

在此我要插一句,事实上我无意去断言:管理群体都是不好的,而被管理群体都是值得同情的。我只是在陈述一个我所理解的虚构现实。

    好了,在这样一种绝对存在不可推翻的政治结构当中,公共知识分子的职能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角色存在呢?他在绝对二分法当中究竟属于哪一个阵营呢?

     这又涉及到另一个概念,经济。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这也几乎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真理了。比如,床第政治、性别政治、办公室政治这些我们切身感受和经历的政治当中,哪一样脱离得了经济因素呢。

     仅凭救世济人的道德感和崇高的乌托邦理念就能成为公共知识分子吗?答案应该是不会。公共知识分子不过是一个职位罢了,是管理/统治群体设置的一个安全阀,供被管理群体宣泄情绪的一个通道,说难听一点,是管理/统治群体的雇佣军:给他话筒,让他在许可的范围内说一些志在拉拢被管理群体的话。

     那么,难道公共知识分子就没有个性了吗?就成为喉舌机器了吗?当然不是!但是,他们的舞台是被规定好的,他们的功能是被预设好的,余秋雨、韩寒、梁文道……,不论他们主观上是否愿意,是否主动选择成为公共知识分子,殊途同归。

     我为什么不喜欢梁文道所扮演的这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呢?因为我觉得他很狡猾,他想两面讨好,不愿意触及所谓的本质问题,所以他暧昧地蜷缩在政治二分结构当中,穿梭在不同的文化语境当中,搬运一些2手说辞,贩卖一些2手理念,很好地模糊了一些不同观念之间的界限。

     但是另一方面,我并不能去说,他这样就是不对的。因为,就目前我们所处的年代和环境,“正确”还是“不正确”本身就是极其有问题的。很有可能,我们在某些公共知识分子所提供的信息的鼓动之下,会形成某种自以为公正自以为正义的信仰,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身体力行了……,但结果,这一信仰却造成巨大的悲剧(比如,一群人消灭另一群人是一种巨大的悲剧吧)。

     还是不要谈论政治好了,太无趣了。世界上有太多更有意思的事物值得我们去投入热情,比如谈谈爱情,谈谈美食,谈谈有趣的创意,比如昨天会场上大家收到这本书:《创意市集产品型录》,翻开这本书,你会发现,关心那些有创意的产品,强过无聊而无奈的吹水。你的人生,其实可以很精彩!”

 

 

大家推荐的书:

木子: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

刘琼雄:黄仁宇 《长沙白茉莉》

裴谕新:《小岗村的故事》

区碧茹:《囚徒的困境》、《推理的迷宫》

董薇:《豺狼的日子》

玥含:《涂鸦日记》

朱朱:肉唐僧《被劫持的私生活》

七七:陈冠中《盛世》

朱慧与敏儿同荐:虹影《好儿女花》,理由是太八卦了。

小会:《十宅论》(日)隈研吾,从建筑看人的性格及人生观,非常有意思。

严飞:赦明义《越读者》

小麦:周国平《宝贝宝贝》,另刚买丹布朗的《失落的秘符》,还没来得及看,无限期待中。

独狼:《越野中国》

蔡军剑:蔡康永《有一天啊,宝宝》、

台湾陈若水《公共意识与中国文化》

台湾行政院内阁成员黄碧端《昨日风景》

姚忆江:斯蒂芬·罗奇《未来的亚洲》

刘琼雄:推荐他们的“荒岛图书馆”计划,在一些大型社区辟出60平方米左右的图书馆,每人捐出20本书,就可以在图书馆自由阅读,这是一个非常有趣、非常吸引的计划,祝他的计划快快实现。

   

下次活动安排

时间:下下周二

主题书:朱慧主笔的《世界观》

主持人:朱慧

活动形式:

本次活动采取一种新鲜的方式,由朱慧来采访每位书友,事先给出五条事关世界观的问题,大家私下准备。会上由朱慧依兴趣采访。每个人都变身朱慧的受访者。

 

相关链接:

董薇博客:http://dw818.blogbus.com/logs/5667289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