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小麦爱读书

 
 
 

日志

 
 

麦香奶茶——痛  

2010-06-13 10:08: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健康的人。

其实,以严格的科学观点来看,谁又敢说自己健康呢呢?谁没个头疼脑热、没点亚健康状态?说这话,不过表达了我对健康的一种强烈愿望而已,就像有的男人老标榜自己是个“好男人”一样。

我这个健康的人最近又快不健康了,喉间隐隐的不适提醒我,健康多么可贵。多年以来,我身上有两个治不好的毛病,谓之“绝症”——绝对难治的病症,这说法曾惹得一个靓仔的海归医学博士大笑起来——一种是慢性咽炎,一种是偏头痛,都是富贵病,治不好,只能养着。平时它们就像冬眠的蛇一样深深地蛰伏在我的身体里,让人彻底忽略它们的存在。只要稍不注意,它们就苏醒过来,以疼痛这种方式折磨得人要死要活。

两条疼痛之蛇的苏醒方式截然不同。慢性咽炎是慢慢苏醒的,吃多了辣椒或是因为其他原因上火了,症状便一点点显现出来,先是早上起来嗓子有点痒,有点干,接下来就会有点疼,如果还不赶紧吃药对付它,它便猖狂起来。而偏头痛的苏醒方式是突如其来的,也会有个契机,比如太累或是没睡好,但它不给你预备期,某一瞬间便发作起来,让人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吃止痛药都来不及。

两种病的可怕之处却一样,都是痛。疼痛真是一种奇特的感觉,当它降临到你的身体,再健康的人也恨不能倒下,只要有它在,只要它足够强烈,人生的其他烦恼便可以忽略不计,一贫如洗也好、爱情失意也好,全都不如这种感觉来得尖锐、迫切需要解决。所以有人心里痛苦的时候便自虐,恐怕也是想以肉体的疼痛来冲淡精神的痛苦。

咽炎发作的疼痛如一把火烧在喉间,尤其是睡觉时痛醒过来,黑暗中如同听见那火苗嘶嘶的肆虐,感觉喉管被烧得渐渐蜷缩起来,呼吸越来越急促,疼痛化为一种恐惧感,偏偏这时你不得不咽口水了,这种愿望从绝境中打救了你,却又把你推入更深的疼痛里。咽口水这个平时毫不留意的动作此时需要巨大的勇气与毅力,口水流过疼痛的喉咙,恍如一把钝刀生生刮过伤口,火辣辣的感觉顺着喉管而下,这咽的哪是口水啊,分明是火与刀。咽喉炎来得慢,去得也慢,无论中药西药,总得吃上十天半月才好。

比之咽喉炎老火煲汤似的疼痛,偏头痛发作起来那叫一个急火攻心。每次只痛一个点,在右侧眉端,仅仅指尖大的一点,痛感是尖锐的,像一个针尖在持续重刺这个点,却又仿佛是钝的,像有人按住一个小锤猛力往下压,到底是锐痛还是钝痛,我甚至无法准确捕捉它。那痛感像一把蛮横而不规则的钢丝小挫,三两下就把头搅晕了,整个脑袋都闷闷地痛起来,然后是无可抑制的呕吐,接二连三吐上几次,突然眼前一亮,疼痛攸地飘远,整个人轻松起来,就像完全没有刚才那回事,十分诡异。不痛的时候我也常常抚弄眉间那个点,什么特殊感觉也没有,它就像一个开关,仅仅在在不经意中释放疼痛这个魔鬼。幸好,它半年一年才犯一次,一次只有数小时,不然我非得被它折磨死。

有人说,只有在身体的某个部位疼痛的时候,你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这一点我最有感触,只有在疼痛时,才能感知喉咙的存在,才能感知眉间痛点的存在,也才能确切体会到不痛的幸福。看过无数医生,都说这是两种病没法根治的病,看来,我的身体仅仅是想让我多保留一些感知的能力,才让我与这两种病症如影随形,甚至可能让我与它们相伴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